Lucifer_琰辰

小升初复习中ing……

【5927/all27】喜欢你。我也是。

#OOC严重请慎入!
#好歹是憋出一篇来的我。。。
#私设如山
#all27汤底主菜5927
#以上都能接受者下滑↓

  

       狱寺隼人喜欢沢田纲吉,这是彭格列人人皆知的。
  
  关于他怎么喜欢上我们最最可爱最最迷人最最有魅力的首领这件事我们并不表示好奇,并表示你丫趁早死心吧告白这件事没轮到我们也不会轮到你的去死吧。
  
  以上文字来自于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彭格列首领十代痴汉团。
  
  提问:沢田纲吉真的有那么好吗?
  
  回答:那当然了我家首领必定是天使降临仙女下凡岂是尔等凡人可染指的?你不喜欢首领那就足以证明你的审美已经没救,趁早over了免得祸害人间。
  
  哦对了,那样我也可以少一个情敌。
  
  (上一句划掉。)
  
  咳咳,总而言之,沢田纲吉的魅力不是我们普通的追求者可以理解的,可爱迷人啊这些只能说明你道行不够深,趁早滚回去在训练个百八十年那样你也就懂得了,而我也就追到了我们最最可爱最最迷人最最有魅力的首领了。
  
  狱寺隼人非常明白他对沢田纲吉的感情,也非常明白十代目的身边从不缺少他这种人,也亲眼见证过沢田纲吉身边的朋友明目张胆或偷偷遮掩着争夺沢田纲吉。不知该庆幸还是无奈,沢田纲吉从未把这一切当真,他只把这一切当作他们的玩闹。
  
  是该庆幸十代目没有察觉到自己对他不一样的感觉还是该无奈,这份感情该怎么表达?
  
  狱寺隼人没了方向,在他最敬爱的十代目面前。
  
  狱寺隼人其实非常清楚自己所处的地位。沢田纲吉的身边从不缺少他这种人,比他优秀的人一抓一大把,他的存在在那些人中不值一提。他也不会伪装,他若是伪装起来,处境应该比现在好多了。
  
  但他怕沢田纲吉不认识他。
  
  为了他这点私欲,他心甘情愿的任那些人胡来而他自己选择在沢田纲吉面前装出一副冷静的模样。这仿佛可以体现出他与他们的不同。但那是不可能的。
  
  依仗着沢田纲吉对好友的认知和超直感的帮助,他的伪装简直弱爆。或许不是狱寺隼人不会伪装,而是他的伪装太过垃圾又或是沢田纲吉心里非常明白他狱寺隼人是个怎么样的人。
  
  他的伪装在沢田纲吉面前不堪一击。
  
  但他选择了逃避。
  
  这不是他狱寺隼人的作风。但这是他第一次想要直面他对沢田纲吉的感情。崇拜?喜欢?还是爱?这是他必须要想清楚的问题。于是他选择了逃避,他选择离沢田纲吉远点。
  
  他这样做的风险很大,因为或许等他想清了,沢田纲吉可能也就不属于他了。貌似他从来没有属于过谁。但这不重要,他只要明白他对沢田纲吉的感情,他还有时间,他还有机会,他还有一切。
  
  唯独缺少沢田纲吉。
  
  狱寺隼人将自己想要出任务的事情告诉沢田纲吉后对方也只是愣了一下,随后答应他这个请求。却在狱寺隼人关上门的那一刻将脑袋掩埋在双臂之间。
  
  沢田纲吉喜欢狱寺隼人,这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
  
  哦,或许Reborn知道。但那又有何用呢?他作为沢田纲吉的家庭教师不会不知道自家学生的性格,决定了就要去做,没有人能阻止他。就算十头蓝波都拉不回来的那种。
  
  所以,他能做的,只有考验。(倒不如说是阻拦。。。)
  
  他要考验,看看狱寺隼人能不能担当起这个角色。
  
  于是乎秉持着看热闹啊呸,秉持着为沢田纲吉着想的想法,开始了表面上考验实际阻拦的行动。这一做法遭到了某些不愿透露姓名的痴汉团团员的称赞,并一起将这项活动发扬光大。
  
  但这不能阻拦他们两个笨蛋渐渐开窍的心。
  
  狱寺隼人在经历了一年的思想斗争后,非常确定的给出了一个答案。
  
  他喜欢沢田纲吉。想要让沢田纲吉变得幸福的那种。
  
  在确定了自己的心意之后,狱寺隼人立马回到意大利彭格列总部。他回来的日子也真是巧,正好赶上了一年一度的‘彭格列式度假’的日子。其实在知道这个日子之后,沢田纲吉整个人是懵逼的。为啥呢?因为他知道这个‘彭格列式的……’代表的是什么。它代表的是自己的不幸。。。
  
  沢田纲吉泪流满面。
  
  于是乎,到了那一天,嘴上说着不来不来的守护者们还是在飞机上相遇。顺带一提某些同盟家族的人也一并集合在此,看似平淡实则修罗场。让我们祈祷这架飞机能平安的到达目的地。
  
  狱寺隼人坐在了沢田纲吉的身边。
  
  说实话,在在两个互相暗恋着彼此的笨蛋中你就别指望他俩能说出什么我爱你我也爱你这种话。更何况是沢田纲吉和狱寺隼人。
  
  于是乎一个选择睡觉另一个选择看着前一个睡觉。
  
  (oh MDF..Kufjvjvhhfjxun)
  
  但不得不说,在飞机又一次因为某某和某某某打架颠簸了一下后,狱寺隼人感到有什么东西靠在了他的肩膀上。狱寺隼人低头一看,沢田纲吉正倚靠在他的身上,褐色的发丝轻轻地拂过他的脖颈,搞的他有点痒。
  
  狱寺隼人从未感觉这种情绪。但当然从沢田纲吉靠在他身上的时候,他就成为了这架飞机的中心点。或许不是他而是沢田纲吉。于是乎,狱寺隼人就顶着要杀人的视线让沢田纲吉靠了一路。
  
  飞机落地时沢田纲吉才悠悠转醒,沢田纲吉得知自己靠了自己所喜欢的人一路时连忙向他道了歉,而对方还是以他一贯的方式回答。还是没有什么进展。
  
  到达目的地时已是晚上,由于在飞机上睡了一路的原因,以至于沢田纲吉现在完全不困。他们的目的地是一片海洋,虽然是晚上但人却丝毫未减。彭格列十代守护者们个个都是帅比,蓝波除外。几乎是一到海岸就被美女包围,由于沢田纲吉实在不想引人注目,并且他的样子比起那些守护者来说确实是略逊一筹。所以一到海岸就走向了一个较为清静的地方,狱寺隼人也跟了上去。
  
  必须要作出决定了。狱寺隼人想到。他不怕失败,他认为如果不能把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他会后悔一辈子。
  
  狱寺隼人站在沢田纲吉的面前,一切心理准备在沢田纲吉的面前全都化为灰烬。他通红着脸,磨磨唧唧地吐出一两个字却也只是废话。
  
  沢田纲吉也是如此。面对自己暗恋的人,仿佛一切动作都能被他所知。沢田纲吉的脸颊已经红透,但他还是没能说出自己的想法。
  
  真是两个笨蛋。
  
  狱寺隼人吞吐了一会后还是没能有任何进展,便说出了自己自己最最真实的心意。
  
  “沢田纲吉。”
  
  “我喜欢你。”
  
  “我也是。”
  
  狱寺隼人在听到这句话当场愣在原地,随即便从沢田纲吉的笑容得知,他喜欢他。
  
  狱寺隼人大喜,随后在烟花的绽放中吻上了沢田纲吉的唇瓣,而沢田纲吉也以吻来回应。
  
  『喜欢你。』
  
  『我也是。』
  
  ——FIN——
  
  

【all27】救赎

#刀子有✔
#私设如山✔
#角色死亡✔
#BE

#以上都能接受者下滑↓

    沢田纲吉是神。

    他是一个伟大的神。

    他将处于崩溃边缘的少年拉了上来,解救并接受,少年在他的天空中刮过,并对他忠心耿耿;

    他将一心寻死的少年劝了回来,并且给予他信任,少年陪在他身边,不闻不问;

    他收留了年仅五岁的他,并用一生守护他,保护他,他为他,放弃了一切,只陪在他身边,度过仅仅十年光阴;

    他愿陪他放肆大闹一场,并承诺会用一生护他的妹妹,他也愿为他击倒一切,为他的征途拓野开疆;

    他不惜一切代价,只为对他下过杀手的他,不惜用十年光阴,只为那个梦,他也将他视为‘世界’,并将他与心脏并奉;

    他用天空之广阔,来包容那放纵不羁的无边无际的白云,用他那短小的人生,将他视为‘绝对’,他也没有辜负他,至少他为他在黑暗中杀出了一条血路。

    沢田纲吉他很伟大,因为他救赎了很多人,但同时也很悲惨。

    他是神,神很强大,很伟大,很神圣,但神也很卑微,很弱小,很肮脏。

    他沢田纲吉从来不是什么神明,他只是被迫无奈地登上了神座,被世人供奉,被世人大肆赞扬,被冠以‘神’之称,救赎了许多人。

    可,有人站了出来,

    『‘神’救赎了我们,』

    『那,谁来救赎‘神’呢?』

    观点公布于世,有人哈哈大笑,笑说神的一切光荣事迹;有人对他们的观点嗤之以鼻,并不相信神的脆弱;有人对他们的观点持疑虑态度,但终究是选择‘神’的神圣。

    没有人觉得‘神’需要救赎,仿佛这个‘神’只是为了他们而活一样。

    ‘神’不需要弱小,也不需要救赎。

    ‘神’不会哭泣。

    因为他不会哭泣。他也没有哭的权利。

    没有人见过‘神’的笑容。

    因为他不会笑。他也无法拥有笑的权利。

    有人感慨,岁月是把刀,改变一切。岁月既然能改变世界,自然就能改变‘神’。

    十年,仅十年。

    神的一切罪行就被世人所揭露。

    被他拉上来的少年又亲手被他推下万丈深渊,从此一睡不起;

    被他给予信任的少年为他断掉一条手臂,与过往烟云彻底隔绝;

    被他保护的愚蠢天真的他被他推了出去,见证过人心险恶的少年于此刻,堕入黑暗;

    被他承诺过要保护他妹妹一生的他害死了他最为心爱的妹妹,并且曾经的放肆都变得遥不可及;

    被他不惜一切代价所抢回的他又被他死命推出局外,并且亲手毁灭了他的‘世界’,‘世界’与心脏的死亡致他疯狂;

    被他用天空包裹的白云被蓝天所吞噬,用尽一切让白云停留下来的蓝天,终是破碎,而此时,天空中,万里无云。

    沢田纲吉不是‘神’,他充其量就是个教父。他没有‘神’的怜悯之心,却有神的无私之心,他没有教父的信仰,却有教父的慈悲之心。

    沢田纲吉不需要救赎。

    在他亲眼见证了狱寺隼人被敌人以烈火焚身,没有任何尸首之时,他就从神座上跌落。而当他又看见山本武被敌方家族卸去一条手臂和剜去右眼之时,他已经半步踏入通往地狱的大门。而笹川了平被杀害了笹川京子的敌人所一枪射中心脏和就像从人间蒸发一般没有任何踪迹的六道骸的传到他的耳朵后,他便头也不回的踏进了地狱,成为魔鬼。

    沢田纲吉想全力保护好仅剩的几个人,奈何命运绝情,曾经的十好几个人转眼间只剩他与蓝波一人之时,
   
    也只是微微叹息,他不能允许蓝波死亡,云雀恭弥被敌方围攻,等他赶到时,云雀恭弥就像死了一般,没有任何生气。尔后经过抢救,也只是落得了只靠冰冷的仪器而活的植物人。沢田纲吉唤不醒他也不想唤醒他。
   
    沢田纲吉他累了,所以他选择了解脱。

    他一手策划好的计谋不曾让人知道,他的老师Reborn要是知道他的计划估计会给他几发子弹,会略带气愤地说:“蠢纲,胆子不小。如果你死了,那守护者怎么办,彭格列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

    Reborn说得不无道理,沢田纲吉轻笑一声,当然前提是他得活在沢田纲吉身边。他早就死了,他即使活着,也拦不住沢田纲吉,他迟早都得死,不是吗?

    沢田纲吉安排好了一切,这条时间线与别的时间线不同,不是他死,就是其他人死,他情愿他先死,也不愿再看见别人死在他前面了。

    正好,密路费欧雷的崛起已经足以盖过彭格列,他们的影响可谓是比彭格列的还要大,足以让里世界的注意力从彭格列转移到他们身上。但他们不知道也不会知道,密路费欧雷首领白兰是由沢田纲吉推上去的。他精心组织的计划甚至连将来的结局的触发条件都如此合理,由比彭格列还要强大的密路费欧雷来杀掉彭格列首领不是很正当的理由吗?信不信,关他沢田纲吉什么事。

    所以,沢田纲吉在他前去密路费欧雷谈判时特意将蓝波叫来,对他嘱咐好一切。并且说若是他回不来的话,他房间内的衣橱柜里有个抽屉,里面有我想对你和大家想说的话。记住,除非我死,请不要打开那封信。

    说完他就义无反顾的朝大门走去,又似想到了什么,背对着阳光,对他说:

    “感谢这一路的陪伴。”

    随后就去完成最后的一步,死亡,达成BE结局。

    沢田纲吉来到白兰面前,不出所料,那家伙依旧是在吃着大把的棉花糖。甜腻的棉花糖被他抓起放在嘴中,甜腻的香气在他嘴里散发开来,他皱起眉头,他一向对这种甜过头的食物不感兴趣。

    沢田纲吉明白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便主动提出BAD  END,白兰却像听见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哈哈大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才停下。白兰站在沢田纲吉面前,用一把美国棒球手型手枪指着沢田纲吉的心脏处。这把手枪还是沢田纲吉送给他的,说是作为以后的见面礼。

    白兰依旧保持着与平常无二的笑容,却说着让人惊恐的话语:“纲吉君,你在说什么呀,BAD  END的结局是不存在的。你我二人只存在HAPPY  END,说什么让我亲手毁灭你,结果只是用我来当挡箭牌而已!”

    尔后,白兰又略带玩味的眼神看着他,说:“那如果将这个消息散布出去的话,估计你们彭格列,那便会……”

    “只是我自己一心求死罢了。况且,我的死,只会激起他们的愤怒而已。彭格列的现状,你不是一直很清楚吗?岚守晴守死亡,雨守被废,雾守不知去向,云守昏迷不醒,剩一个雷守又有何用,他也只是个孩子而已。”

    无法想象这种话语是从沢田纲吉的嘴里说出来的,这简直跳出了属于‘沢田纲吉’的人设。可沢田纲吉说的话句句属实,他的存在,已毫无用处。

    “所以,彭格列十代首领死亡,由XANXUS暂代,找着适合的十一代目时再顶替上去。这样不是很好吗?”

    “很好个屁!那你就没有想过别人的感受!”

    “我又不是神,我为何要在乎别人。”

    “那如果我不杀你呢?”

    “死的方法有很多,我也不必找你来帮我了。”

    白兰被他这与己无关的口气给气到了,随后扣下扳机,子弹正好打中了沢田纲吉的右耳垂旁边。沢田纲吉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他闪到白兰身旁,用白兰的手,对着自己的心脏,扣下扳机。

    鲜血溅了白兰一身,白兰不可置信地看着倒在他身上的沢田纲吉,却也只听见了他临死前最后一句话。他说,

    “上帝救赎了我,不是‘神’。”

    沢田纲吉不需要救赎。

    因为他是‘神’。

    但他死了。

   这是上帝对他的‘救赎’。

   『‘神’救赎了我们。』

   『那么谁来救赎‘神’呢?』

——FIN——

质量很迷……期中考试考砸了!/(ㄒoㄒ)/~~另一个‘他’也卡文了!┭┮﹏┭┮所以可以当番外来看,也可以随便看。

   心情郁闷。。。∠( ᐛ 」∠)_

    给蓝波的信待会再发。。。
   

【all27】另一个‘他’五

#本文观点是建立在另一个时间线的沢田纲吉身上的(原著当中的沢田纲吉简称阿纲,本文的沢田纲吉简称纲吉),所以可能会有一些虐点。

#纲吉所在的时间线设定为守护者全部死亡(包括reborn和朋友家人们),直到最后也没能拯救已经崩溃的沢田纲吉。

#而阿纲在一次敌袭中重伤昏迷,以第三人称视角陈述一下全文,内含第一人称叙述。

#以上就是本文的重要概括,如果能接受的话请看正文,不懂的可以留评论。

#OOC严重请注意食用

#此章8027刀,接好

    沢田纲吉终究是落荒而逃。

    沢田纲吉匆忙逃离了云雀恭弥的身边,他不觉得自己还能站在他身边,他怕,他会沦陷在这,这不是属于他的世界。

    这里的一切,他都不曾拥有,他甚至都不能触碰到他们,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亲手,从‘他’的指间流逝。这不是他沢田纲吉所应该拥有的,这是这里的‘沢田纲吉’所拥有的。他有什么资格,嫉恨,夺取甚至是毁灭?他沢田纲吉何曾拥有过这个资格?

    他只不过是,将这场已经演了一半的闹剧再看一遍顺便看完全篇而已。而他,只是一个观众罢了。

    沢田纲吉匆匆逃离,但他所不知道的是,就在他离开云雀恭弥的视野之内时,云雀恭弥缓缓睁开了双眼,向他离开的地方紧盯了一会儿后便将视线转移到头顶上方的天空中。洁白无瑕的云朵将太阳遮挡住,所投下来的阴影笼罩住了云雀恭弥。但不过一会儿,浮云掠过的地方,皆露出了湛蓝的天空,浮云,终是停留于此。

    云雀恭弥轻笑一声,起身朝着纲吉所处的教学楼看去,果不其然,纲吉已经在教室门口旁的墙壁那里小憩。云雀恭弥看了一会后,又再次躺下去,视线直射着天空与太阳,打了一个哈欠后又渐渐闭上眼眸。

    他云雀恭弥,终是沦陷在这片包容一切的天空这里了。

    沢田纲吉离开云雀恭弥后,无所事事的飘在学校上空,默默算着还有几分钟下课。沢田纲吉掰着手指,应该快下课……

    “叮铃铃……”

    “呃,算了,还是回去吧。”

    沢田纲吉这样想着,飘到了纲吉的教室门口。迎面朝他走来一个个子很高的人,沢田纲吉刚想抬头,却只听他说:“嘿!下节体育课去打棒球吧!”

    沢田纲吉一愣,连忙闪到一旁的墙壁哪,任由那个人从他身旁过去。他所结识的朋友当中,打棒球的只有他一个!不会错了,一定是他!一定是!

    沢田纲吉抬头向左方看去,是山本武。沢田纲吉紧握着双拳,他眼看着山本武消失在他的视野内,心头一紧,连忙跟了上去。却只看见山本武已经换好了棒球服,头戴棒球帽,指挥着棒球部成员开始训练。沢田纲吉依旧愣愣的漂浮在空中,反正现在没有任何人能看见他。

    沢田纲吉望着山本武在训练场地处肆意挥洒着汗水,脸上的笑容足以迷倒一大群女生,甚至就连沢田纲吉都要沉迷于此。但他没有,沢田纲吉松开紧握着的双拳,遮住了自己的眼睛,以防自己会忍不住哭泣。

    他沢田纲吉没有资格哭泣,尤其是对山本武。

    这个笨蛋。

    沢田纲吉能有今日之辉煌,不仅只是他一人功劳,与他一起承担这份罪恶的,还有他那些‘朋友’。狱寺隼人,云雀恭弥,六道骸,库洛姆,笹川了平,山本武和蓝波。

    狱寺隼人是自愿跟随,云雀恭弥尚且不明,应该是跟随,六道骸意图不明,库洛姆只是跟随六道骸罢了。但沢田纲吉最对不起的,就是后三者。

    其中对山本武的愧疚感最为多。

    笹川了平迫不得已,说罢依旧是自己的错,谁让自己的暗恋者是他的妹妹呢。蓝波是家族胁迫,他不舍得让他去面对这残酷的世界。

    但这不代表他不会让他自己去接触,去探索。他想,蓝波接触到了这世间的险恶过后,便会放弃。但他没想到,他反而越陷越深。

    山本武,这是一个在沢田纲吉前13年的人生中所触之不及也不该接触之人。对方的优秀与自己的失败成明显对比,他没必要自取其辱。但当他们第一次接触之时,他才发觉,他们两个,此生定是很难分开。

    山本武为了他沢田纲吉,为了他所谓的‘朋友’,舍弃了他最心爱的棒球。沢田纲吉知道,他不值得他这样做,趁时间不算晚,将他推得远远的,与他诀别。他做他的,我做我的,岂不美哉?

    然而就在他刚说完这些话时,山本武一惯保持的笑容突然垮塌下来,这让沢田纲吉措手不及,然而还未等沢田纲吉有什么反应,山本武盯着他的眼,说:

    “阿纲,我说过,朋友可是比棒球还要重要。现在不会变,以后也不会变!”

    那是山本武第一次在他面前发飙,当然以后谁知道他会不会呢。但当初沢田纲吉与山本武所直视的双眼视线中,他看到了山本武的执着,雨的属性是镇静,山本武他,的确能将他沢田纲吉稳稳的,禁锢于此。

    他沢田纲吉,终是负了他山本武。

    让他去接下杀人任务,摧毁他的天真;他的下巴所留下的伤疤,是他再也回不去的证据;因自己的原因所死亡的父亲,致使他与他一起堕入黑暗,永不复返。

    狱寺隼人也好,云雀恭弥也好,六道骸也好,Reborn也好,他们都是有过经历的。

    但山本武和他们不一样。

    他的人生,应该是如此的绚烂多彩,却夭折在他沢田纲吉的手上。这算什么,这算什么!沢田纲吉呜咽一声,他呀,终究是罪孽深重。

     若,沢田纲吉不存在于这个世上,该多好呢?

——TBC——

后记:哎呦喂呀,累死我了〒_〒山本武是真难写,论我特地去将TV里8027的戏份看了一遍又一遍,发觉依旧是毁了他ㅍ_ㅍ

  咳,由于学习上的原因,有可能暑假才会更,所以这有可能是暑假前的最后一篇,不要太快看完哦/(ㄒoㄒ)/~~

   

【all27】另一个‘他’ 四

#本文观点是建立在另一个时间线的沢田纲吉身上的(原著当中的沢田纲吉简称阿纲,本文的沢田纲吉简称纲吉),所以可能会有一些虐点。

#纲吉所在的时间线设定为守护者全部死亡(包括reborn和朋友家人们),直到最后也没能拯救已经崩溃的沢田纲吉。

#而阿纲在一次敌袭中重伤昏迷,以第三人称视角陈述一下全文,内含第一人称叙述。

#以上就是本文的重要概括,如果能接受的话请看正文,不懂的可以留评论。

#OOC严重请注意食用

    笹川京子与纲吉打过招呼后便转身与黑川花走进了学校大门,沢田纲吉通过纲吉的视角看着前面的两个女人。一个因自己而死,一个因自己丈夫不能回家,只能独守空房,承受她所不该承受的一切。沢田纲吉惊叹过女人的坚强,奈奈妈妈就是个例子,沢田纲吉知道,奈奈妈妈并不傻,她知道他与父亲所从事的一切,就因为她知道,所以她绝不过问。

    她知道他们两个所要面对的一切,才会装出一副温和的模样掩饰自己内心的寂寞,正是因为她知道一切,所以她就待在家里,静候他们回来。因为她知道,漂泊在外久了,也该回来了。于是,她就继续,在每一个夜晚,自己一个人,对着一张饭桌,静静地,吃着饭,期待他们的归来。

    纲吉虽说在跟京子打过招呼后有点脸红,但还是紧随着京子的脚步踏进了学校大门。不得不说,纲吉的举动是非常的明智的,当纲吉刚刚踏进大门时,正好看到了云雀学长有点遗憾的双目,随后便亲眼看着云雀学长一拐子将迟到的学生掀翻在地。

    纲吉抹了抹不存在的冷汗,向教学楼走去。沢田纲吉漂浮在纲吉的背后,看着云雀恭弥的身影一点一点消失在他的视线中时,竟是有一点惊慌爬上心头。

    不出沢田纲吉所料,纲吉果然在课堂上睡着了呢,沢田纲吉坐在以后会转学的狱寺隼人的课桌上。沢田纲吉亲眼看着纲吉被驱逐出教室,站在门外,随时担忧着云雀学长看到他时该怎样回答。沢田纲吉尝试着‘脱离’纲吉,虽说能暂时离开纲吉,但还是有距离限制的,不过这没关系,沢田纲吉开始无所事事的在这偌大的校园里飘来飘去。随后,沢田纲吉脑子一抽,向天台方向飘去。

    沢田纲吉来到天台,说实话,沢田纲吉一直在变,他身边的人也一直在变,他所处的环境也一直在变,但当他终于停下来回头观望时,才发现,他,一直没有变。沢田纲吉有些呆愣的看着眼前的他,他依旧是风纪委员长那身打扮,云豆也趴在他的腹部,浅眠起来。

    沢田纲吉看着眼前小憩的他,突然有点怀念现在的时光,自己,还能有资格,站在他的面前。

    沢田纲吉成为‘教父’之时,便是里世界最为动荡不安的时期,已经被两件大事摧毁的已经面临崩溃的他再也不能接受任何打击,所以守护者们只能放任他,放任他,让他好有一个过程。

    可事实又一次地击碎了沢田纲吉的心。

    狱寺隼人被俘。沢田纲吉不敢相信他听到的一切,他惊慌的眼神直盯着眼前的他,似乎是在向他求助。他沢田纲吉,需要他的帮助,帮助他,将他的岚守,夺回来。

    那是沢田纲吉最后一次求他,直至被子弹射中前,他也不再求他过一次。可他当时没有想多少,便答应了沢田纲吉的请求,他与他,独自去救狱寺隼人。

    那是一步险棋,沢田纲吉后来回忆说到。对方像是磕准了彭格列十代首领不会丢下同伴不管不顾,在那里可谓是布下了天罗地网,沢田纲吉自然不怕,但他没有想到的是,云雀恭弥,独身一人,去营救狱寺隼人。

    等他知道消息赶往现场时,正好看见了浑身是血加上几道伤口的云雀恭弥搀扶着狱寺隼人出来的时候,他突然给了云雀恭弥一拳。云雀恭弥吃痛,差一点将狱寺隼人扔在地上,他怒视着沢田纲吉,刚想开口却被对方的一句话给堵了回去。

    “云雀恭弥,以里世界‘教父’之名,绝不允许你,独自行动。当然,也是以彭格列首领之名。”

    云雀恭弥冷笑一声,他云雀恭弥,怎会听这所谓的‘教父’对他下的命令。但当他看见沢田纲吉一脸冷漠的神情时,他又突然说不出任何话来,他只能跟在沢田纲吉的身后,跟着他,搀扶着狱寺隼人,走出这令人作呕的地方。

    云雀恭弥不认为沢田纲吉会对他做出什么,在他一次又一次地触犯了他的底线后,他依旧保持着一成不变的笑容后准许了他回到日本并盛盯,回到了他以前的地方。云雀恭弥当时并没有联想到沢田纲吉的想法是怎样的,在他上了飞机,消失在天际之中时,沢田纲吉顿时身子一软,被一旁的巴吉尔扶住。

    他沢田纲吉不再过问云雀恭弥任何事情,他就这样放任他的云守,在他所属范围内放纵,他从不过问他任何,却只希望他能听他一次话。

    他沢田纲吉为他云雀恭弥开阔天空,只为他在天空的停留,他为他灭除一切危险,只为他在天空的肆意妄为,他为他承担一切,只为他的一次回眸。

    但他,却不曾在这天空中,所留恋一分,他不曾在他为他所做的一切动摇分毫,他不曾回头看过他一眼。只因他对他的放纵。

    但他可以等他,他可以等那朵云,再一次的,回到这里,天空始终为他敞开怀抱。

    只因是他,云雀恭弥。

——TBC——

后记:哎呀妈呀云雀实在是太难写了,最近一直在恶补云雀的文,感觉怎么样都写不出来他的样子,最终定下这个写法。

其实我觉得,沢田纲吉对云雀恭弥的态度就是这样,他对每个人都是一样的,但又是不一样的。狱寺隼人山本武笹川了平蓝波我觉得算是比较好写,但云雀恭弥六道骸里包恩XANXUS谁的最难写,所以,云雀恭弥这一篇算是一个小练笔。

   如果写的不好的话,请留评论给我哦 ฅ( ̳• ◡ • ̳)ฅ

【all27】另一个‘他’ 三

#本文观点是建立在另一个时间线的沢田纲吉身上的(原著当中的沢田纲吉简称阿纲,本文的沢田纲吉简称纲吉),所以可能会有一些虐点。

#纲吉所在的时间线设定为守护者全部死亡(包括reborn和朋友家人们),直到最后也没能拯救已经崩溃的沢田纲吉。

#而阿纲在一次敌袭中重伤昏迷,以第三人称视角陈述一下全文,内含第一人称叙述。

#以上就是本文的重要概括,如果能接受的话请看正文,不懂的可以留评论。

#OOC严重请注意食用

    沢田纲吉双眼所看到的风景随着纲吉的移动而变幻,纲吉跑到学校大门口后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听见一个让沢田纲吉耳熟能详的声音:

    “早上好,纲吉君。”

    沢田纲吉听见熟悉的声音后,当即呆愣在原地,随后抬起头来,看见了那是初中时期的他所认为的,最美的一道风景线。

    沢田纲吉在还没有遇到Reborn之前就不止一次的想过,自己的人生,还是什么样的?

    沢田纲吉幻想过,他会尽自己全力考上一所学校,毕业后会找到一份足以养活他和奈奈妈妈的工作,他并没有将第三个人算进来——他的父亲,沢田家光。

    沢田纲吉对这个父亲的态度并不算极端,他只是下意识排斥。毕竟,沢田家光已经错过了沢田纲吉所谓的‘童年’。所谓时光不可倒流,错过那就错过了,沢田纲吉也放下了,毕竟当时的自己并没有体会到父亲的辛苦。他甚至以为父亲抛弃了他们两个找了别的女人,这种狗血的剧情估计够呛能发生在他的身上。但是谁说的准呢?谁能保证自己不会有厌烦的那一天?

   找到工作后,便就是找个女朋友。虽然他并不觉得他会找到女朋友,除非是对方瞎了眼了才会看上他。找到女朋友后便是成立一个家庭,剩下一个孩子,抚养他长大后自己也逐渐老去,于是乎安度晚年。

    这就是沢田纲吉为自己所规划好的‘未来’。你看看,他为自己的未来规划出来的路线一帆风顺,就跟死了没什么区别,人的一生要真是一帆风顺,那还是去死得了。

   可就是在沢田纲吉还未从沢田夫妇的遇难中缓过来时,又一个噩耗将他的心又一次的添了一道伤口。

   笹川京子。彭格列十代首领晴守的妹妹,又是十代首领所暗恋之人。这样的身份,怎么不会让那些居心叵测之人有念头?

   于是,他们趁着九代目病重之时,便对这位无辜的女子下了手。沢田纲吉听到消息时,又一次的,冲出了门口。他怕,他再一次的,失去他所重要之人。

    他叫上守护者们一起赶往现场。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绽放了一朵又一朵的玫瑰花,倒在玫瑰花花蕊中心的少女已经失去呼吸,倒在冰冷的地板上,一睡不醒。沢田纲吉再一次的,遍体鳞伤。

    他并没有走到苍白的少女面前,而是跪在了晴守的面前,语气中饱含绝望和无助的对着大哥亦或是自己说:“大…大哥…她死了…京…京子…她…她死了……”

    至于晴守的回答,沢田纲吉已经不想去回忆。他在守护者们的注视下面无表情的将地上的少女抱起,失去体温的少女在他怀里显得非常凄凉。他抱着他曾经所暗恋之人,踏出了敌方家族的大门。

    还没来得及办少女的葬礼的他不得不举行继承仪式,继承仪式上,他缓缓走向王座,站在王座前,看着对他俯首称臣的人们,微微躬身,继承了那份罪恶。九代目亲手将那份罪恶交于了他,随后便去世了。而他,则抬起头来睁开眼睛,望着眼前对他行礼的众人,嘴唇轻启,

    『以‘教父’之名。』

    『于此刻,堕入黑暗。』

    他沢田纲吉,真正意义上的,失去了光明。

——TBC——

后记:祝大家新年快乐!别以为大过年的我就会发糖,你们准备好生吞烈斩了吗?

果然27小天使是我真爱,虐的好爽!♬︎*(๑ºั╰︎╯︎ºั๑)♡︎

 

【all27】另一个‘他’ 二

前文链接: http://guyanzuiyi.lofter.com/post/1f1f99d7_123fd56e

   #本文观点是建立在另一个时间线的沢田纲吉身上的(原著当中的沢田纲吉简称阿纲,本文的沢田纲吉简称纲吉),所以可能会有一些虐点。

#纲吉所在的时间线设定为守护者全部死亡(包括reborn和朋友家人们),直到最后也没能拯救已经崩溃的沢田纲吉。

#而阿纲在一次敌袭中重伤昏迷,以第三人称视角陈述一下全文,内含第一人称叙述。

#以上就是本文的重要概括,如果能接受的话请看正文,不懂的可以留评论。

#OOC严重请注意食用

    沢田纲吉原本以为自己死后会像彭格列历代首领那样寄居于指环当中,但当他睁开眼来,看见的只是惨白的天花板而已。沢田纲吉以为自己是抢救了过来,于是他向一旁看去。

    映入沢田纲吉眼帘的不是一贯守护在他身旁的守护者,而是散落一地的玩具。沢田纲吉顿时清醒了过来,这是他的房间,沢田纲吉反射性的环顾四周,他并没有看见Reborn的床——现在的时间进度,沢田纲吉并没有见到Reborn。

    沢田纲吉本想试着抬一下手,而他的手却无动于衷。这时,沢田纲吉才认识到,他应该是存在于以前的他身上了,和以前的沢田纲吉共同使用一个身体。

    但,沢田纲吉皱起眉头,这说不过去,如果是共同使用一个身体的话,那么,以前的他不会没有防备到这个地步,连自己的身体里多出一个人都不至于发现。

    就在沢田纲吉苦苦思索时,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想。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去摸自己的枕头,可他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穿过枕头。此时,‘沢田纲吉’已经睁开眼睛,揉揉眼睛之后看清楚来人之后,慵懒地说:“妈妈,让我再睡一会儿。”

    “纲吉,再不起床就要迟到了哦。”

    “唉!!!”

      沢田纲吉呆愣在原地,他的视线从未从奈奈妈妈的身上移开。他有点手足无措,在原本的时间上,他沢田纲吉继承彭格列时的第一年就迎来了第一个噩耗——沢田夫妇,死于一场空难。

     当时的他听到这个消息时,手中的钢笔不慎掉在地上,他不顾办公室里堆成小山的文件,径直地冲出了门口。他并不认为自己的父亲保护不了自己的母亲,他只是不认为却不代表着不相信。

    沢田纲吉刚刚冲出彭格列总部的大门,就被巴吉尔拦下。沢田纲吉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对他所认为的‘朋友’用冰冷和愤怒的语气喊道:“巴吉尔,让开!”

    巴吉尔咬紧牙关,紧握的双拳充分泄露了巴吉尔的心情。这些小动作自然没有逃过沢田纲吉的眼睛,“殿下,师父师娘他们,”

    “确认死亡。”

    仅仅是如此简单的一句话就足以击打的沢田纲吉溃不成军,沢田纲吉像是失了魂魄一般倒在了巴吉尔的怀中。巴吉尔心中一紧,连忙接住迎面倒来的沢田纲吉。沢田纲吉将头埋在巴吉尔的颈窝处,过了一会后便抬起头来,巴吉尔以为他会看见一个悲痛欲绝的沢田纲吉,却没成想沢田纲吉非但没有哭泣,他甚至对他笑。

    沢田纲吉将嘴角尽量的弯折出平常的弧度,可平常最简单的一个微笑可在此时却显得异常困难。沢田纲吉在尝试几次无果后,便擅自露出了个笑容,对巴吉尔说:

    “没事的,巴吉尔。”

    这句话连沢田纲吉都不知道寓意何在,他甚至都分不清楚这是在安慰自己还是安慰巴吉尔。巴吉尔听到沢田纲吉的这句话后,当时就呆愣在原地,因为在他看来,沢田纲吉的笑容就像一把刀一样刺痛了他的心。

    彭格列十代首领,不会笑,不会哭。

    那是巴吉尔当时也是以后的认知,对这个陌生的,‘沢田纲吉’的认知。但当时的他,只是一把抱住笑的令人心疼的他,说了一句他此生最想表达给他的一句话。

    “殿下,我会努力地,替他们,好好爱你。”

      回忆至此结束,以下转入另一条时间线:

    沢田纲吉通过纲吉的视角来观察奈奈妈妈的一切,此时的奈奈妈妈明显是十年前的那副年轻的模样,脸上的甜蜜让沢田纲吉恍惚,他甚至出现了一种错觉,奈奈妈妈并没有死。然而,纲吉的回复让他一下子清醒过来,“唉唉!!迟到的话绝对会被云雀学长咬杀的啊!!!”

    沢田纲吉一下子清醒过来,随后他看着纲吉匆匆忙忙的穿衣、洗漱、吃饭和上学。待到纲吉出门时,沢田纲吉朝着奈奈妈妈的方向,挥了挥手,口型看来在说着

    “妈妈,我去上学了。”

——TBC——

   
    后记:

    艾玛我脑洞越来越大了谁来阻止我,我已经控制不住想要虐27小天使和发刀片的心了(ฅ>ω<*ฅ)

   

  

   

【all27】另一个‘他’ 一

#本文观点是建立在另一个时间线的沢田纲吉身上的(原著当中的沢田纲吉简称阿纲,本文的沢田纲吉简称纲吉),所以可能会有一些虐点。

#纲吉所在的时间线设定为守护者全部死亡(包括reborn和朋友家人们),直到最后也没能拯救已经崩溃的沢田纲吉。

#而阿纲在一次敌袭中重伤昏迷,以第三人称视角陈述一下全文,内含第一人称叙述。

#以上就是本文的重要概括,如果能接受的话请看正文,不懂的可以留评论。

#OOC严重请注意食用

  以下正文是原著时间线:

    当一枚子弹射中沢田纲吉的左胸时,沢田纲吉被子弹射中的一瞬间想到的不是所谓的恐惧、快乐和悲伤,而是想到了没有了他的守护者。

    沢田纲吉曾不止一次的想象过如果他死了,那群守护者会如何面对,会以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他这个从三年前就开始变了的人。

    会以厌恶的眼神瞥一眼自己的尸首吗?

    会以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自己的心脏吗?

    会以悲伤的心情看着自己失去神采的双目吗?

    会以悔恨交加的心理来看待自己的心吗?

    会以平淡如水的表情来对待自己的尸体吗?

    会以愉悦的面部表情表达出对自己的死有着非常满意的想法吗?

   这些想法不知为何的浮现在了沢田纲吉的脑海当中。沢田纲吉轻笑一声,反正,他们应该早已对自己失望至极,死了,怕是也没有什么表情吧。

    沢田纲吉被子弹射中倒地的一瞬间,他以为那些对自己的死不会有所作为的那些人脸上的表情几乎是超出他所认知的他们。他们的表情五花八门,但唯一一样的就是不相信——他们不相信他会死。

    沢田纲吉刚想说点什么,却被剧烈的疼痛和突如其来的一阵困意给打消掉了念头,他看见他亲爱的岚守带着一身的伤痕,嘴里喊着‘十代目’的词语向他跑来;他看见平常暖心但切开黑的雨守紧紧握住拿刀的手,手中的时雨金时早已不再锋利,他却还是想要来到他身边对他说一句“阿纲,没事了。”;他看见他初中时代所暗恋的女生的大哥一拳打死了阻挡他道路的炮灰,指环上所散发出的晴之火焰眨眼之间包围了他,他看见了他可靠的大哥脸上所露出的惊慌的表情;他看见那个爱吃葡萄味糖果的小奶牛呆愣在原地,他似乎是以一种狰狞的表情望着他,他似乎并不认为那个将他护在怀中的那个温柔似水的少年会死;他看见天空上的浮云第一次对他一个草食动物露出了一种他一辈子也不可能见到的表情,他甚至以为那朵浮云会在一瞬之间消散;他看见他的雾守脸上第一次显露出恐惧之色,就连他所救助的她也露出了恐惧,不过就是比他痛苦了不知几倍而已;

    他甚至看见了那个贯穿了他沢田纲吉整个人生的老师,那个强大如死神一般的男人和他的云守一样露出了他从未见过的表情——他的双目中一瞬之间划过太多的情感,但最终还是停留在了不甘上。

    沢田纲吉看见他所熟悉的一群人当中都表现出了他所意料的表情,他倒是将嘴角弯折出一个弧度,这和当年的他所对他们表达出的笑容丝毫不差。只不过,当时的他所笑只是为了表达出他对他们的一切所想表达的一切,但今时却不同以往,他现在笑的,并不凄凉,并不悲伤。

    他笑的,只是以前的自己。

    沢田纲吉以这种笑容,闭上了眼睛。

    后记;

    牙白我终于对27小天使下手了,来来小纲吉到姐姐的怀抱里来(*^.^*) 亲亲~